当前位置:兄则友网娱乐白玉堂
白玉堂
2022-05-14

白玉堂个人资料

白玉堂,古典名著《三侠五义》中主要人物,金华人氏,因少年华美,气宇不凡,文武双全,故人称"锦毛鼠"。他武艺高强 、聪明伶俐、性情高傲 、正邪分明、扶危济困 、行侠仗义 、浑身是胆、为国为民。

白玉堂在潘家楼首次出场约17岁 ,与颜查散结拜、大闹东京时20岁 ,盗三宝、通天窟气死猫、龙楼封官时年21岁 。下襄阳三探冲霄楼时年仅23岁 。主要成就有开封斗御猫,皇宫题诗杀命,盗三宝,困御猫,捉水怪,三探冲霄楼等。

白玉堂人物简介

白玉堂图绘 白玉堂是《三侠五义》中"五义"之一,因少年华美,气宇不凡,文武双全,人称"锦毛鼠",曾化名"金懋叔"(锦毛鼠的谐音)。少年心性,好事逞强,侠肝义胆,出手狠辣,行侠仗义。

曾在包龙图放粮时出场救难女,因为展昭为仁宗赐号"御猫",觉得五鼠因之减色而大闹东京,寄柬留刀,忠烈题诗,杀贼郭安,盗取三宝,在陷空岛智困御猫和丁家兄弟。被众人劝服后供职开封府,先封为四品护卫,后升为三品副职同颜查散查办襄阳,三探冲霄不知所踪,时年23岁 。

白玉堂人物外貌

陈晓版白玉堂 白玉堂容貌冠绝三侠五义。苗家寨猫鼠初相逢,从展昭眼中看来,那是武生打扮,眉清目秀,年少焕然。看得南侠不由放下酒杯,暗暗喝彩,细细打量,更是心生羡慕。(原文:只听楼梯声响,又见一人上来,武生打扮,眉清目秀,年少焕然。展爷不由的放下酒杯,暗暗喝彩,又细细观看一番,好生的羡慕)。 纵观全书,能让南侠如此赞赏的相貌,只此一家。

再观丁氏双侠丁兆兰对白玉堂的评价:惟有五爷,少年华美,气宇不凡,为人阴险狠毒,却好行侠作义,是个武生员,金华人氏,姓白名玉堂,因他形容秀美,文武双全,人呼他绰号为锦毛鼠。

书中白玉堂的相貌俊美,年少焕然,书中众人对他的俊哥之类的形容不必多提,便是石玉昆也以美英雄称呼白玉堂。

人物风采

白玉堂文武双修,其文,可与状元郎颜查散谈古论今,他的打油诗更是让人啼笑皆非;其武,可纵横江湖。此外,他对机关奇门遁甲之术也颇有研究。陷空岛擒了御猫就是他平生最得意的杰作。剑重意,而刀在势,又云百日练刀,千日练剑,可见剑在于游刃与气度,而刀更狂傲恣意。刀更符合白玉堂的个性,开封府斗御猫逼得展昭堪堪不敌,只得用湛卢宝剑削断了五爷的钢刀。白玉堂不好女色,全书中没有对任何女子献过殷勤,胡烈强掳女子讨好他,被他砍去一臂。

人物墨宝 "一觉放开心地稳,不知红日照晴窗。" (龙图耳录里颜白初交白玉堂念的诗)"忠烈保君王,哀哉杖下亡。芳名垂不朽,博得一炉香。" (忠烈祠提的诗)"可笑,可笑,误杀反诬告。胡闹,胡闹,老庞害老包。"(夹在庞太师上书皇上的折子内,有意调侃)"我今特来借三宝,暂且携回陷空岛。南侠若到卢家庄,管叫御猫跑不了。"(盗三宝引南侠,调侃)人物性格

黑天工作室七侠五义cosplay 白玉堂的性格,具有多个侧面,在原书人物中是最为复杂的。他英雄侠义,初登场,就显其慧眼,与有志有德的贫寒书生颜查散结为兄弟,并为其鸣冤,多方救助,但又少年心性要面子,曾因败给北侠欧阳春而要上吊自尽。最后,为探谋反朝廷的襄阳王的虚实,三闯冲霄楼,不知所踪。正所谓以英雄侠义始,以英雄侠义终。 他少年气盛,性情高傲,他闻听展昭受封"御猫",便觉"五鼠"减色,遂专程赶赴京师与展昭一比高低,先于皇宫内苑中杀了意欲谋害忠良的总管太监郭安,又搅闹太师府狠狠地戏耍并整治了奸太师庞吉,所干之事,均系无法无天的惊人之举,又都不离"侠义"二字。白玉堂为人行侠尚义,邪正分明,性情高傲,重情重义、 正邪分明、扶危济困 、行侠仗义 、浑身是胆、为国为民。

总结他的一生,便是这两句:死死生生心力尽,千秋义侠结为心。

人物关系

亲兄:白锦堂

结义兄弟:除陷空岛兄弟(钻天鼠卢方、彻地鼠韩彰、穿山鼠徐庆、翻江鼠蒋平)外还有颜查散、柳青。

仆从:白福

妻子:玉堂无妻子。 (备注:原著《三侠五义》里白玉堂无妻无子,后人续书里经常给他安排儿子:比如《续侠义传》里有子白璟 白琪 ,《续小五义》里有子白云瑞。)

原文:胡奇道:"并无别事。小人正要回禀员外,只因昨日有父女二人乘舟过渡,小人见他女儿颇有姿色,却与员外年纪相仿。小人见员外无家室,意欲将此女留下与员外成其美事,不知员外意下如何"。

好友:四位结拜兄长(钻天鼠卢方、彻地鼠韩彰、穿山鼠徐庆、翻江鼠蒋平)、颜查散、柳青等人。

白玉堂是韩非子笔下侠以武犯禁的典型。前面提到的丁兆兰的对其的评价,为人阴险狠毒,行事刻薄。五鼠之首卢方在白玉堂盗取三宝之后,也心里埋怨五弟行事过于阴毒。至于蒋老四更是一再说白玉堂阴险狠毒。观其行为,白玉堂心地善良,行侠仗义,但确实行事刻薄,手段毒辣,不过和阴险扯不上关系。白玉堂生就一颗七窍玲珑心,聪慧过人。苗家寨,白玉堂见其兄长搭救的落魄路人,但听得他已投靠安乐侯(庞太师之侄),便冷笑连连,翻脸无情。见一老人因故借人高利贷,无法偿还,老泪纵横。便上前问明情况,当众与那债主纹银,清除老汉债务。观白玉堂此刻行事,及其稳重老练。倒是展昭起了相争之意,留下老汉,细细问那债主情况。两相比较,白玉堂不动声色,而展昭当众问事。夜间,双侠不约而同前往那债主家中。此间,便看出白玉堂的聪明与狠辣了。他见那债主与儿子正在打理欺霸得来的银两,眼见此间主母过来,瞬间便虏了那妇人,割去其双耳,由此可见,白玉堂行事,只分善恶,不问性别的,用布堵住其口,藏于茅房。那丫鬟不见了主母,自会忙去告诉老爷公子。南侠趁机取了一半银两,其余留与白玉堂。此事足可见白玉堂之行侠仗义。

白玉堂对朋友亦是肝胆相照。他上东京路遇书生颜查散,几番帮助,三试之下,结为金兰之义。及至颜查散高中状元,却被人诬陷入狱,为保他人清白,颜查散自愿抵命。白玉堂夜探监牢,问明情况,却是自有计较。不惜寄柬留刀,为其辨冤。最后更是因为颜查散印信被盗一事,三探冲霄楼杀张华诛徐敞盗盟书不知所踪。

白玉堂最为人乐道的故事,大概就是猫鼠之争大闹东京了。受蒋老四言语所激,心高气傲的白玉堂便上京找御猫麻烦了。路上三试颜查散,又结交了一位义兄自是不提。锦毛鼠万寿山杀人,忠烈祠题诗,大闹太师府,盗三宝可谓件件都让人传颂。白玉堂夜探开封,听得赵虎出言不逊,道管他白糖黑糖,一杯水冲了喝了干净。他怎生不恼?一个石子便让赵虎吃足苦头。夜战御猫,双方都暗暗佩服,依稀认出是苗家寨相逢之人,可惜白玉堂没有好刀,两相交锋,便被巨阙断了刀,只得退去。白玉堂的口头禅就是:你要是嚷,我便是一刀。万寿山撞上太监总管郭安密谋害人,他一刀便结果那人,留得证据与证人,让他自与三司衙门或者开封府说明。算好皇帝要去忠烈祠,便夜间题诗高墙。夜闹太师府更是让人啼笑皆非。堂堂太师府河豚夜宴,生生被玉堂搞得臭气熏天。及至其模仿男女之争,诱得庞太师杀了二妾。白玉堂的技能,实在是太多,他什么时候学的模仿女声啊?只是可怜了那两位女子。待听得庞太师意欲嫁祸开封,于其奏折中加塞纸条,瞒过廖天成及太师的查看,让太师当朝自取其辱,更是显出玉堂手段。至此,皇上也对这位锦毛鼠上了心,一再催促开封府务必找到此人。

盗三宝,白玉堂直接叫板御猫:我今特来借三宝,暂且携回陷空岛。南侠若到卢家庄,管叫御猫跑不了。陷空岛锦毛鼠智擒御猫,通天窟题匾:气死猫。白玉堂的小孩脾性是再也藏不住了。白玉堂对展昭,不可为不相惜,他也并非不知道皇上赐号御猫乃是为南侠武功轻灵似猫。但中途收手,岂是白玉堂的作为?

猫鼠之争,却是让五鼠生了间隙。让卢方生生夹于两边之间。包拯的知遇之恩,五鼠的兄弟之义,让卢方无法自处,以致生出我便死了,由着五弟闹去的念头。应该说,五鼠之中,韩彰和卢方对白玉堂是最好的,徐庆是个楞汉子。纵使白玉堂任性妄为,但却未及人命之类,蒋老四却为了擒住自家五弟,不惜使用离间计,生生让白玉堂对韩彰误会(以白玉堂的聪明,我想也不排除他知二哥为难,故意气走韩彰),韩彰兄弟两边不能全,唯有离开。

白玉堂只是少年心性,意气之争,而蒋老四此计,却生生伤了兄弟情义。白玉堂的手段,只是对对手,而蒋老四设计的,却一再是自家兄弟。

好个锦毛鼠,一场猫鼠斗,却是惊得众人齐聚陷空岛,开封府的王朝马汉,陷空三鼠,丁氏双侠,外加主角御猫展昭。众人知玉堂聪明,手段狠辣,本领过人,不敢贸然前往(想想玉堂,一家子自己的兄弟却是帮着外人来拿自己,真为其不值)。丁家老大心地厚实,先去探探玉堂口风。玉堂设宴款待,将自己在东京的作为夸张说来,眼前便闪现小白那得意的笑。及至说得他将展昭一刀砍了,见丁老大脸变了颜色,这才笑吟吟的道:"别说朝廷不肯甘休,包相爷那里不依;就是丁兄昆仲大约也不肯与小弟甘休罢(此刻展昭已经和丁月华换剑定亲)。小弟虽胡涂,也不至到如此田地,方才之言特取笑耳。小弟已将展兄好好看承,候过几日,小弟将展兄交付仁兄便了。"好个白玉堂,一个螺蛳轩又困得丁老大左穿右转,就是出不来。白玉堂与展昭定下十日之约,若展昭盗回三宝,三宝奉还,白玉堂任凭处置,南侠改做三日,通天窟内,南侠一筹莫展,后来在众人帮助下南侠才拿到三宝。

白玉堂却没防住自己人,自家这边一个个赶不及地过去帮展昭忙。卢珍报信,管家在主母指挥下引着丁老二放了展昭,夺了三宝。白玉堂却蒙在鼓里,依旧陪着柳青丁老大喝酒。在众人闯将进来时,还被丁老大暗暗把宝剑拎走。以至于徐庆一刀砍来,白玉堂只能拿了个椅子去挡。 白玉堂脱件外氅,撕做两半当了武器,挥舞着闯了出去。可惜,蒋老四早有谋划,断了独龙锁,逼得玉堂乘船,把个锦毛鼠淹成水老鼠。玉树临风的白玉堂变了个面色焦黄,以致卢方见了落泪,展昭赶上前扶起,慢慢唤道:"五弟醒来,醒来。" 醒转的锦毛鼠便知道,猫鼠之争,自己是彻底的输了,输的很惨,很惨。其实在他说出难道大哥就要绑了我去以酬开封府时,他就知道自己必输吧。兄弟倒戈,还如何赢?只是他不想输了自己的锐气,哪怕全天下都说自己不对,他也还想一试。 白玉堂看了展昭,复又闭上。半晌,方嘟嚷道:"好病夫呀!淹得我好!淹得我好!"他在对手面前,颜面扫地。原著中却看不出这场水淹对白玉堂的影响,不知这个骄傲的少年在人前欢笑赔罪之后,有没有在夜深人静之时,孤独地舔伤。李岱昆饰白玉堂

白玉堂离去时不过二十三岁,可是此时的他便已是孑然一身。父母早亡,而家兄白锦堂亦已故去。这样的少年,心中可有不曾有人触及的脆弱?二探冲霄楼,迷失方向的白玉堂脸上有着惶恐,他的惊惶,只在无人时留待自己。

白玉堂是一个很容易让人心生羡慕之人,却不是一个让人喜欢亲近之人,因为他的狠,因为他的冷。白玉堂的善恶但问自己,白玉堂任性无人可及,他拿自己的性命任性,他不畏法令,大闹东京,三探冲霄楼。

白玉堂任性,却未曾误事;白玉堂狠辣,却不对无辜之人。

白玉堂是一个梦,是每个人年少轻狂时都会做的梦,江湖梦,侠客梦,刀剑如梦,更是自由之梦。谁不曾渴望活得但随我心?谁不曾梦想快意恩仇?但那自由不容于世,便唯有乘风而去 。

人物服色

《三侠五义》中锦毛鼠白玉堂之着装色系,并非电视剧中风骨翩然的飘逸白色,《三侠五义》第三十七回《小姐还魂牛儿遭报 幼童侍主侠士挥金》中,是对玉堂衣饰描述得最为详细的篇章,书表【头带武生巾,身穿月白花氅,内衬一件桃红衬袍,足登官鞋,另有一番英雄气概】。 玉堂即使身着"乞丐服",在颜查散眼中,也不失【是个好人哩】,且第三十四回《定兰谱颜生识英雄 看鱼书柳老嫌寒士》中细表【据我看来,他是个潇洒儒流,总有些放浪形骸之外】、【我看金相公行止奇异,谈吐豪侠,决不是那流人物。既已结拜,便是患难相扶的弟兄了】,可见玉堂年少焕然,俊面玉容调配各个色系的衣服均显绝代风华。然则在读者心里,绝配于玉堂的,恐怕也只有那如同火焰燃烧到炽白一般浓烈的白色。

三五原著第53回,《蒋义士二上翠云峰 展南侠初到陷空岛》提及玉堂诱骗展昭入憋死猫的情节,书表【…,早见一人进里间屋去了,并且看见衣衿是松绿的花氅,…见他背面而立,头戴武生巾,身穿花氅,露着藕色衬袍,足下官靴,俨然白玉堂一般】,玉堂若是此刻身着白色锦服,看来定是另一番韵味--在室外薄薄的轻雾并夜间烛光的映衬下,素白如雪的衣裳,冠玉的容颜,胸有成竹的笑靥,更会像是一幅烟气蒸腾的水粉画,流动在真与幻之间。

兄则友网  手机版  网站地图  QQ号:1162063247  技术:建站养米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